logo

自强助残

政务公开
新闻中心
业务工作
工作研究
自强助残
自强之歌
扶残助残
心灵之声
通知公告
机关党建
您当前位置:
首页
自强助残
自强之歌

民间艺人陈秀英的事迹

  • 发布日期:2018-05-31
  • 浏览次数:
  • 来源:


陈秀英1970年2月2日出生于九三农场。父亲早年从九三农场举家来到了鄂伦春旗宜里农场四队参加了农场的开荒建设,陈秀英由此成为了四队的职工。她患有双侧股骨头坏死,丧失了行走能力,现实的变化,改变了她的内心世界,让她一度走上了上访之路。后来,她接触到了手工艺制作,让她重拾信心,自立自强,由上访户变成了自强榜样,她的转变感染着众人。

一、意外摔伤,家庭贫困延误治疗,丧失行走能力

陈秀英身高只有1.4米,天生的身高矮小,有轻微的大骨节。天生的劣势并没有阻止她追求爱情和积极乐观的生活。 遇到了知心人,在宜里周边的毛家堡村结婚生子。每天在生产一线,靠种地生活。那时候没有大型机械,全部靠人工。陈秀英很坚强,干起活来丝毫不逊色男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3岁的陈秀英往牛车上装黄豆,从摞起来3米高的车斗上摔了下来,左腿受伤。当时家庭条件困难,仅仅只够温饱,没有过多的金钱去治疗腿伤。她买了止痛药,腿伤稍有缓解,她又开始参加劳动。仅仅3年后,她的腿伤严重复发,她疼的整宿睡不着觉,吃了许多止痛药、激素类的药剂以后,病情缓解,在此时她并不知道,等待她的巨大打击还在后面。

陈秀英30岁的生日刚过,迎来的却是她双腿疼痛难忍,不能正常行走的噩耗。在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因为长期药物的刺激,她的腿疾已经蔓延到双侧股骨头。双侧股骨头严重受损。她只能拄着双拐走路。她在家人的劝说下,到沈阳医院治病,用针灸的方法治疗。那时候一小时的治疗费用就是7000元啊!看着高昂的医疗费,陈秀英又退缩了,治疗了几次缓解了,她回到了家,以为多加注意就可以慢慢养好。

2011年,陈秀英回到了宜里农场四队居住。夫妻二人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干不了重活,生活十分贫困。没有房屋,四队队长玄艳波自掏腰包给租了小康房。丈夫在连队打打零工生活。2013年,陈秀英腿疾再次复发,她重新拄上了拐杖,此时,医院也和她下了最后通牒,她的双侧股骨头坏死到了四期,必须要进行手术。正是这最后的通牒,让一向坚强的陈秀英乱了方寸,走向了极端的上访之路。

二、病痛缠身,她乱了方寸,走上了上访道路

说起上访之路,陈秀英说:“我当时就想着,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做手术,我要是瘫痪了可怎么办!”在陈秀英的内心中,她也知道自己在难为农场、难为连队。她心里记得,她父亲去世那天是正月初二,大雪封路,她被隔在了场部到四队的路上,是当时的队长开着四轮车,一锹一锹挖出了一条道路,让她来得及赶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她也记得,她从重新回到农场四队居住,大家对她的帮助。但是此时,她的心被病魔蒙蔽了。

当时的她病痛缠身,疼的整夜睡不着觉,疼的严重了,她只能起来坐着。她已经好几年不能趴着了。面对即将瘫痪,她暗地里哭过多少次,她找不到生活重心,找不到生存的价值,她渐渐了迷失了方向。

她找场领导吵架,找集团公司领导要政策,发短信、发微信、打电话要去北京天安门跳楼。在她极力走这条路时,她发现,农场和连队还在为她的未来谋划着,此时,她也未曾想过,自己可以重拾信心,走上自强自立的道路。

三、干部帮助,手工艺品让她重拾信心

有一次,四队支部书记王绍英在陈秀英家走访时,陈秀英在炕上摆着各色的糖纸,王书记留意了这个细节。发现她对手工艺品感兴趣。回去以后,她在一次出差时,自己掏钱买回来了一些珠子和彩色线绳,送给陈秀英,让她没事的时候串串。陈秀英的手大骨节,手指粗短,手掌小,多年干活,让她的食指丧失知觉不能回弯。串珠的工艺制作十分不适合。四队支部并没有就此放弃,七队有个泥塑艺人王宝云,陈秀英对超轻粘土手工制作产生了兴趣,她和王宝云学习了一上午就掌握了技术,回去以后自己购买了粘土开始制作。支部看到她对手工艺品制作的天分,鼓励她制作,场长王波还自掏腰包扶持她1000元买材料。农场和支部共同帮助她销售产品。四队的剪纸艺人张晓慧开设办剪纸艺术培训班,支部鼓励她去参加,她行动不便,支部派车去接她学习。她自悟能力特别高,6天后就掌握了剪纸技术,大部分的作品她都能制作。支部帮她垫钱买材料,而她年轻的时候就有绘画天赋,制作泥塑作品在脑海中直接形成,她就能捏出来。她还运用手机搜好照片做成剪纸作品。农场、支部帮助她销售手工艺品为她一年创收了2万多元。

有了经济效益,陈秀英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她不再上访,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创作。她的作品被支部放在了农垦产品展厅内销售。她变得积极乐观,经常鼓励别人做积极向上的人。现在只要走进她家经常能看见她坐在轮椅上剪纸、做泥塑,神情满足。

在她找到了价值后,好消息又一次降临了她身上。农场为她申报的低保审批下来。而队长拿出了30000元,支部书记拿出了20000元,她儿子自筹了20000元,带着她做了一侧股骨头手术,第二年,根据报销回来的费用加上自筹了一点钱,把另一个手术也做了。然而,虽然手术已经做了,但是她依然深受着病痛的折磨。她的身体还在恢复期,在四队经常能看见她坐着轮椅坐着手工艺品。她现在积极乐观的对待生活,她的乐观不仅自己的生活带来了生机,同时也感染着四队的每个人。